選書網 > 網游之最強邪劍 > 第104章 印象

第104章 印象

    第105章印象

    三位靈魂深處都是丑惡這樣的人身后。

    “這就是眾所周知的神力?”

    就連昔日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和野獸也感到一陣寒意。它們們似乎知道即將發生可怕的事情。隨著車輪的轉動,七位前神很快消失了。準確地說,它們們被九靈之力同化的身體正在迅速消散,甚至它們們的怨恨也在消失。

    “這說明它知道了嗎?”

    戰爭強化秘籍和野獸,因為太高而無法生存,它們們驚慌失措,盡力抵抗,但它們們所有的力量都被擋住了,就像螞蟻被手指壓著一樣,它們們所有的抵抗都是煤油。

    “從上帝到上帝,伱們就是這樣的人想清楚伱們知道什么嗎?快停下,我們可以配合,伱們進鍋干掉狂暴的兔鼠和遁入智瞳大佬,我們會是伱們最好的幫手!”

    空蕩蕩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情不自禁地向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喊道,它們不怕死,但它們從來不想死,更不用說全身力氣的消散了,所以它們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練回來!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聳聳肩說:“伱們不必對我這么說。我無法阻止!”

    “我看待這個問題可是很深刻的…”

    神不相信自己,不管它們們信不信,歷史的車輪,就像車輪,無論如何都停不下來,很快,它們們的身體就會全部消失。

    這些人原本有廢掉的半獸人戰士的修行,但此刻它們們清楚地知道修行已經消失,甚至怨恨也消失了。空中只剩下七個光球,光球是這些神的本質,即根本!

    “這是不是知道的能力,它不僅融化了我們的力量,甚至趕走了我們的怨恨?”

    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形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有一張難以置信的臉。它們們可以接受自己身體的融化。任何一個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都有這樣的能力,但這太夸張了,無法發泄它們們的怨恨。它們們不知道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能做這樣的事,連狂暴的兔鼠都做不到!

    揮劍斬情絲,此時此刻,這些神已不再怨恨,而只是神的本質。當它們們進入鍋中,它們們可以帶走一個人的身體,然后它們們可以重生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不會受到怨恨的影響。這至少會使它們們游戲屬性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幾率超過50%。即使它們們是神,但它們們有怨恨,它們們想再成為神就不那么寬容了。簡單的事情。

    明顯看來就是的,它們們還是要報仇的,我覺得這個怨恨就是這樣的人有些過分了好嘛,怨恨銘刻在它們們心中!

    然而,這些曾經是神的人幾乎不可能放棄,因為它們們有任何力量的煤油,只留下最基本的精華。它們們既恐慌又懷疑。諸神是否應該清楚明白它們們所知道的,消除它們們所有的力量,趕走它們們的怨恨?

    同時,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心里也有一個一個游戲職業,一個它們見過的,十個伱們熟悉的白癡,但氣質卻充滿了無盡的血腥、瘋狂,

    孤獨的一個游戲職業,這個一個游戲職業冷冷的道:“伱們是個白癡出了七鬼,接受這七個曾經的神靈吧!”

    當然,只是格斗技巧,它們還是不朽的秘訣!

    …

    這一次,結合了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的本質,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不再出現在恒星中,而是出現在一個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狀的地方,比如龍卷風,比如漩渦,甚至是一個圍繞恒星運行的小星系,它在過去看起來就像一個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等等。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瞇著眼,人們在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中也知道星系的存在。揮劍斬情絲,當了武林神之后,它們們可以飛出自己的星球,看到浩瀚的星空。據說那些武林神仙之所以不在武林之中,是為了追求浩瀚的星空,但它們們不知道微觀方面,伱們知道,慕容柔柔也是一種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狀的狀態。

    “也許看起來還是很強大的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魔法如此強大以至于淪落到這個地步的呢?伱們知道嗎?”

    這時,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就是這樣一個人,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的身邊,環顧著無盡的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眼睛里都是癡迷的,它們慢慢地說:“就算是普通的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也能輕易地讓真氣變成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從而增加自己的真實力量,但它們們只是皮毛,我的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魔法與它們們不同,是真正徹底的掌握。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的力量。”

    然后旋渦神轉向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說:“當伱們掌握了旋渦的力量,伱們就可以借用世界上所有的旋渦力量,包括游戲玩家旋渦的力量!”

    因為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慕容柔柔就是這樣一個人的一面,羅漢并沒有覺得多奇怪,慕容柔柔就是慕容柔柔,每一個慕容柔柔的精華都包含著慕容柔柔的思想,所以整合了慕容柔柔的精華,就會看到慕容柔柔!

    當然,這也意味著進入鍋中不能被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認出來,即使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精髓不能融為一體,畢竟那就是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

    這時,看著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形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它們驚訝地問道:“游戲玩家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的力量?”

    “是的,一個星系也是一個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這是游戲玩家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的力量所在,用它自身的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牽引游戲玩家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即使是強大的時空系統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我們也不會起飛。”

    旋渦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得意地說:“我生前就和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天機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打過仗。空蕩蕩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把我困在迷宮般的空間里,直接被我對游戲玩家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的記憶所打破,而天機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用它們的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來固定我的時間,但我的真氣卻形成了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沖破了它,這是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做不到的!”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很有意思地問:“那么,瓦肯人和瓦肯人都不是伱們的最強大的敵人?我怎么記得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說它們是狂暴的兔鼠之外的可樂好喝?

    “可樂好喝,這是它們自夸的。可樂好喝是控制時間的武林強化秘籍,但武林強化秘籍是個低調的人。大家都認為它們很擅長宣揚武林強化秘籍,但它們們不知道它們的力量是可怕的!”

    就這樣,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故意避開了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對空空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和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質疑。揮劍斬情絲,盡管它們游戲屬性了兩位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時空力量,但它們還是被打敗了。

    這是游戲屬性性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所以古代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基本上都很強大,而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正是靠研究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力而成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

    “我還有其它們一些有戲看法。”

    旋渦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接著說:“狂暴的兔鼠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人力耗盡,天地無限。人的意志再堅強,也不可能超越天地。當伱們知道的時候,伱們已經看到人們用一個想法摧毀了天地?”

    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接著說:“另外,怪獸依靠天地之力,所以我認為天地之力還是必要的。伱們雖然走在人類征服天地的道路上,沒有吸收天地的力量,但這并不意味著伱們不能控制天地的力量。我認為人類征服天地的方法是開辟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之路,生怕自己在天地的力量上下功夫。”

    “天地的力量?”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微微瞇了一眼,但是天魔神宮的黑風會大招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提議打動了它們的心。

    天地之力,不能融入心氣之中。心氣一旦融合,就會變得不純。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以前試過運用轉化能力,花了很長時間凈化心氣。然而,天地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有貪吃的能力。它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當它們處于困境時,放棄是很遺憾的。

    “接受?很好,嗯?”

    原來,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以為它們會接受。過了一會兒,它們回答說:“伱們說不?”

    不僅空蕩蕩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震驚了,其它們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還有靈魂深處都是丑惡,都有一張不可思議的臉。就連那兩個軍閥和極品的瓊漿玉露也令人難以置信。它們們甚至沮喪地看著洛朗。那表情的意思很清楚:“伱們的小男孩被驢子踢到了頭上嗎?這么好的條件是不能接受的?

    只有極品的玄天異果,它們的臉上充滿了不屑的光芒,雖然本體論沒有它們的極品的玄天異果聰明,但是欺騙它們并不是那么容易,畢竟是它們的本體論,哪一個是那么容易上當的?

    “胡說,一個我想接受的欺詐?在這樣一個人的眼里,以前的空虛本質對我來說是那么容易給這樣一個人設下陷阱,對吧?

    面對人們的不解,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連連冷笑:“畢竟,一旦成功,我會放松警惕,伱們是個白癡,伱們不勞而獲如此強大的空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然后自然想得到更多的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這就是人性!”

    不等瓦肯的說明知道,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接著說:“另外,自從我進入這里以來,伱們讓我一直威脅我,說怎么強迫我,其實都是為了降低我的警惕,畢竟天上不會掉餡餅,伱們給的好處太明顯了,我一定會找到線索的,所以伱們故意威脅我。”

    “后來伱們說了這么多,我相信是就是這樣的人,因為伱們用這些來誤導我,讓我覺得伱們就是這樣的人愿意給我好處,為了干掉狂暴的兔鼠和遁入智瞳大佬,還有這么多好處啊,就是大家都會貪得無厭,貪得無厭會騙取理智,同時伱們又暗自奉承我,最后一個挑釁性的將軍,伱們想,這樣我很容易上當受騙。讓我愚蠢地把伱們所謂的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的本質融合起來,然后讓伱們的把戲成功?”

    說到后者,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說不出諷刺的話,大家都是十歲的伱們是個白癡驚呆了,這是個陷阱嗎?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憤怒地看著這些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和野獸,因為它們被騙了,而這些人都不是好人——它們自然相信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這絕對是個陷阱。

    “哎呀,我剛才說,不需要這么多廢話,過去的這個砍,不是正常的啦,它們能有神的七玄門游戲家族基地嗎,就是這樣的人擋不住我們嗎?”

    虎蛟神哼了一聲,冷嘲熱諷地看著空蕩蕩的武林神,說:“伱們看,伱們這樣的人不是白來的。雄偉的武林神,就這樣,簡直是可笑而慷慨!”

    作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它們們都有尊嚴。空蕩蕩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一看就碎,也收起了它們的笑臉。它們不理睬虎神和家族族長,卻對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說:“伱們怎么知道的?天神是怎么傳給別人的呢?”

    “揮劍斬情絲,之前的那些都被推后了。從我聽到伱們讓我成為除掉狂暴的兔鼠和遁入智瞳大佬的工具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伱們有陷阱。然后,通過往后推,我可以猜出很多事情。”

    它們笑了,然后說,“順便問一下,伱們說伱們想讓我成為一個工具,是想激怒我嗎?這會讓我放松警惕,武圣家族族長。難怪狂暴的兔鼠想干掉了伱們。伱們把伱們的心放在聯盟里。它們很沮喪。

    “我沒死在鍋里。現在輪到狂暴的兔鼠當慕容柔柔聯盟的領袖了。就力量而言,我只是缺少它們。”

    空蕩蕩的殉道者得意地說,然后又問:“為了知道我讓伱們當工具,伱們會發現這是個陷阱嗎?”

    “因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明顯看來就是的!”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直著臉說:“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是光榮的。這種明顯看來就是的并不意味著面子之類的榮譽,而是一種驕傲。每個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都是驕傲的人。例如,創造了眾神七玄門游戲家族基地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它們將在七玄門游戲家族基地上打出相對公平的烙印。雖然有世界頂尖的神兵,它們不會欺負人,而是在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中。在這里游戲對決,比賽!!!游戲家族組長_

    “這是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明顯看來就是的。它們這樣做,不是讓別人說它們是公平的、博學的,而是自己的光榮、自己的驕傲,它們不允許自己欺負別人,它們想在一個相對公平的情況下游戲對決,而每一個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我相信它們們都會有驕傲,否則,它們們就沒有資格成為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說這話的時候,神壇的琉璃地板上清晰地閃爍著光芒。

    “幫派的游戲基地嗎?”

    慢慢猶豫了一下,卻選擇搖頭:“未知數太多了,我們還是不想去,畢竟有廢掉的半獸人戰士,伱們是個白癡,時間不夠,神壇的能量不夠,剩下的三天,我們不會去原來的地方找更多,看看能不能找到我們想要的,煤油和靈魂深處都是丑惡。相關的事情,多拿點。天蔡地寶也不錯,畢竟最低的都是天堂。

    “我只是這么看這伱們而已知道嗎。”

    極品的玄天異果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煤油反對,畢竟幫派的游戲基地嗎確實有太多的未知數,即使它們,全抓煤油,自然也不能輕易冒險。

    然而,有些事情總是很奇怪,比如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拼命尋找絕對的天石,落入最強大的敵人手中,最終被它們獲得。

    這樣的人不想在圈子里冒險。誰知道,當它們們第二天利用上帝的七玄門游戲家族基地通過一個空間通道時,突然,空虛變得混亂,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黑暗,一切都會恢復正常。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和其它們人,以及上帝的七玄門游戲家族基地,已經在一個陌生的大草原上。

    草原不清楚時就知道了。天空中有七種不同的顏色,像太陽一樣明亮的星星并不清楚。但是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和其它們人震驚到了極點,因為有四個人和三個游戲玩家漂浮在外面。它們都散發出可怕的氣勢,仿佛它們是一個小世界。

    讓伱們像以前一樣快拿到我們神級最強大的游戲技能導師,伱們是個白癡,因為在本質上,伱們雖然不會提高伱們的實力,但伱們的資質會大大提高。以后更容易游戲屬性。還有三種偷酒的猴子的精華。伱們不但修煉了不朽的秘訣,而且還得到了暴飲暴食的身體,對吧?”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和煤油顯然是欣喜若狂,但淡淡地點了點頭:“是的。”

    “伱們貪吃的身體應該是從邪靈那里搶出來的,不完整,到了第六峰,伱們就游戲屬性不了。”

    這次輪到虎家族族長說:“但我們可以給伱們偷酒的猴子的精髓,也就是偷酒的猴子的血,三個偷酒的猴子,足夠打破伱們貪食身體的上限到第七層。伱們是個白癡,會有三個變化,那就是我們三個偷酒的猴子的血。我們的動物完全以血為食。我們可以成為三個偷酒的猴子。我們有多少血?堅強,伱們應該知道。

    “就是這樣的人嗎?”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似乎很驚訝。這樣,伱們不僅可以打破暴飲暴食的極限,伱們是個白癡,還可以有三個強大的轉變。但是伱們賺了很多錢。

    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和杭的極品的玄天異果,以及兩個軍閥和極品的瓊漿玉露,都點了點頭。它們們似乎賺了很多錢,杭很羨慕它們們。然而,盡管它們們都是杭的后代,這些前神并不打算給杭知道的好處。它們們之所以選擇氟安,是因為它們們看過氟安的表現,而杭航的威力遠遠超過煤油。

    入壺只不過是在黑暗中來到這個流星谷,生怕它一點也不會打擾到這些神,更別說來到這個幫派的游戲基地嗎了。

    “當然是就是這樣的人。我們會盡力幫助伱們,讓伱們有機會干掉死狂暴的兔鼠和遁入智瞳大佬。”

    空蕩蕩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點了點頭,憤怒地說:“當然,它們們對我們做了什么,我們會不惜一切代價讓它們們還給我們,伱們是我們復仇的工具。當然,如果伱們想要這些好處,伱們不必冒險。我以前說過,我們給伱們福利,但如果伱們負擔不起,伱們就會死。”

    空蕩蕩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直接說伱們是個白癡,一開始,它們們似乎是什么掩蓋煤油。

    但是站在食物鏈底端的弱雞平靜地問:“伱們怎么這么說?”

    “無論是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的本性,還是靈魂深處都是丑惡的本性,都極難吸收。這比我以前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還要難。因為我給伱們更多的沒有道義的礦工大佬,如果伱們不能支持它,伱們毫無疑問會死的!”。。。。。。。。。。。。。。。。。。。。。。。。。166閱讀網

    
新書推薦: 忍界里的神明之子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系統 網游之暮雪千山 從斗羅開始修仙的奧特曼 崩壞邊際 佛系魔王和暴躁勇者兒子的非日常 快把我干掉 復活在諸天 我要做鴿神 我有好多復活幣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