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這個劍仙很危險 > 第一百零五章 宮里多了只貓,宮外多了雙眼

第一百零五章 宮里多了只貓,宮外多了雙眼

    貓一個躍起跳到桌子上,貓眼跟徐簾幕平起平視:“好歹受過李家的恩惠,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為了飛上枝頭,連過命的朋友都不要了。”

    徐簾幕眉眼動了動,似乎有些生氣,隨后惡狠狠的瞪了貓一眼。

    如果李天意在此一定會驚掉下巴,在他印象中,這肥貓什么時候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貓樣兒,何曾這樣苦口婆心,活像個話嘮。

    “徐簾幕啊,你可真有福氣,瞧瞧現在這打扮,日子過的一定很舒服吧。”

    “真香,你的袖子里都是香的,真是活的比姑娘家都漂亮。”

    “別動,難道你還想打我?”

    “阿嚏!”

    “這是誰給你化的妝啊,粉兒是不是撲得太厚了?”

    “畫皮的技術有長進,佩服!”

    “你就朝這個路子繼續往下走吧,我保證你能很成功的把你們老徐家的臉給丟盡了!”

    “錦衣徐家出了個娘炮,還是個貪生怕死的娘炮,徐簾幕啊徐簾幕,你可真是條好漢!”

    “是我天真了,那惡毒的女人畢竟是你的初戀,還給你發了俸祿,真好奇她出了多大的好處,人都送你了?讓你這般捧她的臭腳!”

    “別以為不說話就顯得多壯烈,你就是個縮頭烏龜!”

    “……”

    這貓扭著貓屁股,站在徐簾幕的眼巴前兒,張牙舞爪的嘮叨了一炷香的功夫,終于將徐簾幕給惹煩了。

    拽過一張紙。

    刷刷刷的寫下一行字:“錦衣死于話多。”

    貓個翻白眼:“你要做一輩子的王八?”

    徐簾幕繼續寫字:“不要侮辱我,老徐家沒有孬種。”

    貓繼續翻白眼:“那這指揮使怎么來的?”

    徐簾幕一陣無力,只能繼續寫字:“活了一百八十歲的貓妖,不懂得韜光養晦?”

    貓愣了愣,一爪子拍在徐簾幕的臉頰上,呵呵一笑:“早知道你小子不是叛徒。”

    肥貓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錦衣衛所。

    留下一地莫名其妙的躁動與不安。

    這躁動是徐簾幕心底的躁動,不安慌亂在黑夜中持續的彌漫加重,一直延續到天亮前,然后他就背著一個大箱子離開了錦衣衛所,悄悄入了后宮。

    先帝在世的時候,徐簾幕就能自由的出入后宮,現在宮里的主人換成了皇太后斐南衾,他一樣可以自由出入,錦衣衛的指揮使如果這點本事都沒有,那他都不配肥貓的一頓挖苦。

    李天意終究是不愿意再去寢宮見斐文秀,反而是躲到了側宮的書房中等待,反正那位皇太后也知道自己的動向,洞房花燭夜是做給天下人看的幌子,去給她請安一樣是做給文武大臣們看的幌子。

    御書房燭火通明。

    李天意站在一張羊皮地圖前愣愣出神。

    徐簾幕來的悄無聲息,來的有些讓李天意詫異,遞上一張紙,上面寫著:“見過陛下。”

    李天意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頸:“見過陛下?你是誰?你見過我?”

    徐簾幕遞上第二張紙條:“我是錦衣衛所新上任的指揮使,我叫徐簾幕。”

    李天意看完便沒了興趣,這種職務,想來早就讓那個惡毒的女人收買了,還是新上任的,看來是手刃了自己的老上司。

    只是,這時候來找自己,做什么?

    苦肉計?

    貼身的眼線?

    試探自己內心的想法?

    李天意都有些想笑:“真當自己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還是想瞧瞧自己的演技有沒有進步?真是閑情雅致的緊啊!”

    搖搖頭,李天意裝作很友善的模樣:“徐指揮使找我何事?”

    徐簾幕看著李天意的微笑,挺了挺身子骨,又抽出一張紙條,繼續介紹自己:“我叫徐簾幕,是那只肥貓喊我來的。”

    一行字。

    李天意的臉色都微微變了變。

    沒有說話。

    李天意沉默不言。

    徐簾幕同樣是閉口不言。

    兩個人,眼睛對視著眼睛,良久的對視,一直到李天意的眼珠發酸,他才眨了眨眼,咽了一口唾沫:“徐指揮使找我何事?”

    同樣的問題,問了兩遍,意思自然不同。

    徐簾幕沒有再遞上紙條,直接將自己背后的大箱子咚的一聲放到地上,從聲音上就能聽出來,大箱子里的東西很沉,非常沉。

    李天意沒有猶豫,伸手打開箱子,入眼全是一本一本的冊子。

    “書?”

    “這個到是有些出乎預料。”他現在需要的可不是書啊。

    有些無奈的拿起一本,李天意隨手翻開:“御林軍第十七驍騎營花名冊……”

    往后翻,全部都是一個一個的名字,名字后面是簡短的戶籍介紹:“這是?”

    徐簾幕恭敬的抱了抱拳,沒有再打擾,直接就離開了御書房。徐簾幕離開的同時,李天意的身后就出現了一只肥貓,雖然走路一瘸一拐,可走的怎么看怎么霸氣,這是一只走路帶風的肥貓。

    這個破曉的清晨,深冬暮雪,天寒地躁,可李天意第一次覺得打心底里多了一絲暖意。因為,宮里來了一只肥貓,宮外多了一只眼……他,終于不再是一個人‘戰斗’。

    清晨的神都還是頗有些涼意的,尤其是霜霧下的神都,早晚時分的涼風非常的寒冷,能涼到刺人的骨頭。

    時辰已經不早。

    可寧十他們暫住的小院里,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沒有起床,因為太累了,連續三天清晨出門,深夜回家,鐵打的身子都要吃不消的。

    天,亮的又晚。

    從窗戶縫兒里都能感覺到屋子外面的寒意。

    寧十也實在不忍心再折騰他們,霜霧又重,多半也不會有幾個人出門吃早點,心里想著:“那就再晚些出去,讓他們多睡會兒。”

    三天的孕養,寧十終于填滿了一個孕穴的劍氣,養的晚不一定就養的慢,厚積薄發,寧十從來都是相信奇跡的。

    木劍在手。

    十二個基礎動作,連續練習了一千遍,一直練到日上三竿,練到滿頭大汗。緊接著就是自己獨創的劍一止爭,劍二蛇動……

    劍三在寧十的心里已經有了些模糊的目標,但不是太真切,需要再打磨思索。

    上魔山的路很長,急不得,也沒人能幫他,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

    
新書推薦: 仙瑜無瑕 心有明月光 深空湮滅 謫仙令 神魔降臨都市 三生三世仙上仙 重生之毒狐權傾天下 山海尋仙箓 是年輪 山海經之乾坤社稷圖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