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午夜都市清潔工 > 六十九章馬燕的執著

六十九章馬燕的執著

    馬燕看著二人那疑惑的眼神,臉上本來還興師問罪的表情瞬間凝固,自己貌似把心里話說出來了,自己可不是這么想的,自己只是想?自己想什么來著?馬燕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看我干嘛?你們就是動靜很大嘛!反正我被你們吵到了,怎么辦吧?”

    馬燕倔強的硬著頭皮說道。

    “燕子?你嘴上的西瓜汁還在,你是不是去擦擦啊?”

    “一邊吃西瓜一邊偷聽,會消化不好的,萬一咬到手指怎么辦啊?”

    馬蓉和肖克兩人一人一句讓馬燕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的樣子了。

    “啊!”

    “你們兩個壞蛋!你們欺負人!”

    蹬!蹬!蹬!

    馬燕捂著自己的臉轉身就跑了,只是那不服輸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

    “這丫頭真不知道她搞什么?”

    肖克訕笑著說道。

    “你真不知道嗎?燕子看你的眼神你沒注意到嗎?我很熟悉,因為我就是這么看你的。”

    馬蓉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連著兩個讓肖克心驚的問題,讓他尷尬的只能賠笑不語,只是那抽搐的笑容太勉強了。

    “我沒有怪你,也沒有怪燕子的意思,我知道你在刻意躲避燕子,燕子是我孿生妹妹 ,我們之間是有心靈感應的,她是不是開心我最清楚了,同樣對她來說,我也是。”

    馬蓉靠著肖克的肩膀,自顧自的說著,肖克的尷尬模樣她看也不看。

    “我已經和燕子說清楚了,我選擇了你姐姐,我就會全心全意的對她,感情這東西無法割舍,所以我只能對她說抱歉了。”

    肖克不知道自己說出這些為了什么,也許是危機意識使然,他覺得自己該把心里話說出來。

    “肖克!我知道你對我好,我能感受到你的真心,所以我很幸福,可是我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妹妹的痛苦之上,妹妹心里苦,真的很苦,我能感受到的。”

    馬蓉突然有些哀傷的落淚道。

    “小蓉!你說這話什么意思?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肖克被馬蓉的話驚到了,她這是要干什么?

    “不要拒絕燕子好不好?”

    馬蓉沒有回答肖克的話,而是繼續說道。

    “不要拒絕燕子,拒絕你嗎?你今天這是怎么了?是不是發燒了?凈說些傻話呢?”

    肖克有些搞不明白了,頭前還好好的,怎么馬燕出現之后,馬蓉就跟換了個人一樣呢?

    “你要是不要我了 ,那我只有死路一條,我的心已經不屬于我自己了,你要是離開我,也就帶著我的心離開了,我剩下一具軀殼,活著也就沒意義了!”

    馬蓉忽然抱緊肖克,癡情的話把肖克完全搞糊涂了,她這前后矛盾的話,到底什么意思啊?這女人的思維還真是不好琢磨呢!

    “我不明白你到底要說什么?我的心已經沒辦法容下其他的了,一個你已經足夠我一生去珍惜呵護的了,所以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能做的就是一生一世守護在你的身邊,僅此而已。”

    肖克不想再猜測下去了,把話說明,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說,不管馬蓉想的是什么,自己絕不能違心。

    “我愛你!”

    馬蓉被肖克的話感動的已經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只能說出這三個字來表達此刻自己的心情。

    “愛我還說那些傻話!你難道還能愛傻了不成?”

    肖克有些無語的刮了一下馬蓉的瓊鼻,憐惜的打趣道。

    “是啊!我本來就要做你一輩子的傻丫頭,不!下輩子也做!算了!我不強迫你了,燕子是我妹妹,孿生妹妹!是除你之外,我最親的人,我不想看她痛苦,因為看到她痛苦,我比她還難受,你懂嗎?”

    再次無厘頭的話,讓肖克愕然 ,前面的話他還能理解,后面的話他真的不懂。

    “我~!”

    “別說話了,我不想再聽你說那些讓我情難自禁的話了,我怕我會忍不住順從了你的意思,我現在就想這么靠著你,好嗎?”

    馬蓉阻止了肖克的話,她知道肖克接下來想要說什么,她真的怕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被肖克說動搖了,那樣對妹妹的傷害可能一輩子也無法彌補了。

    肖克離開的時候是第二天早上,馬蓉把馬燕推到肖克身邊,讓他帶上馬燕,牧場這邊她一個人應付得來,馬燕本來也是要出去找工作的,跟著肖克她放心,肖克不知道馬蓉到底是怎么想的,不過自己真的曾經答應過馬燕幫她進廠,現在也是履行承諾吧。

    本來沒有馬燕的話,肖克只要從虛無界就可以馬上回到自己S市的家,但是既然要帶著馬燕,他也只好繼續選擇做火車了。

    馬蓉的意思是讓肖克開著她的悍馬回去,但是肖克拒絕了,不管是給馬燕還是自己,悍馬都是太招搖了,馬燕現在等于無業游民,自己也就是一個小廠的技術總監,開著個悍馬,別人會怎么想?尤其馬燕還要住在自己那里,更會引來不必要的猜疑。

    “肖克!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很不要臉?”

    火車上,馬燕坐在肖克的對面,面無表情的問道。

    “你說什么話呢?我煩你干什么?你又沒做過什么讓我討厭的事,不要臉那是你自己說的,別賴到我身上。”

    肖克納悶馬燕上車前到現在,就憋出這么厲害一句話,她想說什么啊?

    “我知道你嘴上不說,心里是這么想的,我也覺得自己好像很無賴,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我這次出來,真的只想找份工作,沉淀一下自己,讓自己能從最底層做起,找到我自己的人生目標。”

    馬燕對肖克不冷不熱的語氣也沒在意,接著繼續說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肯定會幫你的,不過進我們廠就沒那個必要了,你的專業和能力都不適合我們那里,我覺得你最好找一家潛力不錯的未上市公司,這樣你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 ,幫助這家公司成功上市,這樣一來,你的名氣和資歷就都有了,對你以后的發展絕對是百利無一害。”

    肖克見馬燕說的認真,他也不在抱著應付的心態,而是真心誠意的為她建議道。

    “你不是想擺脫我?”

    馬燕看著在肖克的眼睛,探尋他這話是否出自真心,只是她根本看不透肖克的心意,所以只能當面確認。

    “擺脫你?為什么呢?你是洪水猛獸?還是千年老妖?你是我小姨子,我妹妹,我干嘛要擺脫你?”

    肖克哭笑不得的問道,馬燕是不是太敏感了,難道說愛一個人真的需要這么極端嗎?

    “算你有良心!我只是暫住你家,等我找到合適的工作,我就會搬出去住,我不否認喜歡你,所以我決定以另一種方法忘記你,為了證明我的決心,我決定近距離的忘記你,這樣才能真正的脫離你的陰影。”

    一本正經的話再次把肖克給打擊到了,剛喝的一口水差點噴了出去,這都什么羅輯思維方式啊!近距離的忘記自己,這還是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的奇葩想法。

    “好吧!我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這個主意的,但是我真心祝你成功。”

    “很好笑嗎?你知道我昨天一夜沒睡為什么嗎?”

    馬燕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肖克,只是得到的只是肖克尷尬的搖頭。

    馬燕知道自己的問題肖克不可能答的上來,盡管在她的心中,肖克是無所不能的。

    “我自己讓我在姐姐和你之間進行選擇,結果我居然選擇了你!這是不是很荒謬?我不怕你笑話我,我就是這么選的,你知道當時我的心情有多糟糕嗎?我痛恨自己的懦弱無能,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可是我想了一夜,覺得也許只有這樣,我才能真正的看清自己,我離你的距離越近,我就要更努力的把你當做路人,不管如何困難,我都要把你忘掉,不然我永遠也無法再回到從前,無法回到過去那個和姐姐相濡以沫,無話不談的好妹妹了!”

    馬燕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她痛苦的低下了秦首,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哭泣,但是淚水已經打濕了她的柔荑,就算她想掩飾也無濟于事了。

    “燕子!你這么難為自己有意義嗎?喜歡一個人,不一定非要和他廝守一生,也沒必要刻意的強迫自己去忘記他,我知道你在親情和愛情之間很難抉擇,但是你知道的,愛情是奢侈的,是不容分享的,你可以愛一個人,但是你無法保證那個人也同時愛著你,所以不要盲目的陷進去,退一步海闊天空,大好的世界等著你,你這么難為自己又何苦呢?”

    肖克知道馬燕是真的泥足深陷了,可是自己又能怎樣呢?他不是韋爵爺,可以左擁右抱,他也不是段王爺,可以見一個愛一個,他是肖克,一個有著自己堅持的肖克,所以他無法給她任何撫慰,再說多了就是對馬燕赤裸裸的傷害。

    “道理我比你懂!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就是憋在心里太難受了,說出來我好受多了,放心!我不是要博取你的憐憫,我只是把你當做一個傾訴的對象,這些話從今以后,我決不會再提的。”

    馬燕擦干淚水,臉上重新擠出一絲笑容,對著肖克撇了撇嘴,咧出一個難看的微笑聳了聳肩說道。
新書推薦: 有一種渴望不容許逃離 仙尊奶爸從無敵開始 界門打開之后 從向往的開始制霸娛樂 我能抽取全世界 總裁不甜不要錢 全球總監 暖婚盛寵 落難千金的春天 嫻在路上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