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迦勒底的黑發騎士王 > 迦勒底的休憩時光I 第四十二章、起源彈

迦勒底的休憩時光I 第四十二章、起源彈

    八木雪齋不是很喜歡解放誓約勝利之劍。

    原因很簡單,這個寶具威力巨大,但是,一旦解放,就會有陷入短時間的魔力匱乏。

    如果有人盯上這個空檔,自己就危險了。

    事實上,他就是被盯上了。

    那名暗殺者明顯是想要利用黑騎士來做點什么,才會援護他的。

    通過之前圣杯戰爭的觀察,他深刻的知道,以阿爾托莉雅的性格,不會坐看黑騎士大鬧市區,眾多無辜者死于非命。

    要么是她,要么是八木雪齋,兩個人一定會有一個解放寶具。考慮到黑騎士在追殺阿爾托莉雅,那么讓阿爾托莉雅充當靶子,由八木雪齋解放寶具是最有可能的。

    解放寶具,就勢必會大幅度降低身體能力,到時候,只要一擊,就能分出勝負。

    他的王牌,是名為【起源彈】的特殊子彈。

    那是他本人屬性的【起源】。

    切斷,嗣合。將命中的物體,切斷聯系,并且重新連接。

    舉個例子的話,就好像把兩跟繩子剪斷之后,重新綁起來,這樣兩條繩子,一來有可能綁錯,二來,接口的地方一定會留下痕跡。

    對于魔術師來說,這是致命傷。

    魔術回路是類似于電路板一樣極其精確的東西,稍微有一點的錯位都會導致無法正常的發揮功效。

    如果把魔術回路作比喻,大概就是一張網。被這顆子彈命中,就等于把網一刀兩斷,然后隨意的拼接捆綁,最后肯定會變成一個亂七八糟的東西。

    對于從者來說,這個傷害會小很多,但依舊是劇烈到足以致命的傷害。

    比如八木雪齋這種亞從者,迷之暗殺者難以推測他的魔力【起源】是什么。

    不過,那也沒關系啊。

    對于從者來說,有一個地方是致命的。

    那就是心臟。

    把從者比作汽車的話,心臟就是發動機。沒有發動機汽車就開不起來。就是這么簡單。

    如果不能確定自己的起源彈能不能封住對方的魔力,那么只要利用大口徑手槍的破壞力,一口氣打爆他的心臟就行了。

    本來就身影迅捷的暗殺者,再加上特殊的寶具,可以大幅度修正時間在他身體內的運作率,暗殺者幾乎瞬間就挪到了八木雪齋的背后,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的后背,幾乎是零距離的,他扣下了扳機。

    A等級的氣息遮斷讓他的突襲變得無人察覺。

    一般來說,saber的直覺應該能察覺到他的存在才對。

    然而,因為某些原因,這個暗殺者【極其幸運】。

    他暗殺的瞬間,saber的直覺也好,八木的心眼也好,都沒有發揮效果,都沒有注意到。

    而且,更加【幸運】的是,這一擊的寶具,原本只能算是C+等級的寶具,就算能突破八木雪齋的惡龍血鎧,也無法命中心臟。

    偏偏,因為他解放寶具的瞬間,魔力一口氣被抽空,身體的防御力隨之弱化,在新的魔力重新從心臟迸射出來之前,他正處于一個毫無防御的狀態。

    這真的是無與倫比的【幸運】。

    嘭!

    直到暗殺者的身影飛撲翻滾到另一邊的巷子陰影里之后,他才聽見這一聲劇烈的槍響。

    他吹散了槍口冒出的硝煙,也不回頭去看目標。

    就聽啪的一聲。

    那是一百五六十斤的肉和地面碰撞的聲音。

    那個男人,肯定已經倒下了。

    心臟被直擊,起源彈會破壞魔力效果,就算不能直達他的根源,也肯定會讓他難受好一陣子。這段時間,心臟的魔力無法供給給身體,他肯定就會支撐不住了。

    (任務目標之一,擾亂世界的迦勒底,解決。任務目標之二,大圣杯愛麗絲菲爾的抹殺……)

    “喂!lancer?!你!抱歉!”

    阿爾托莉雅馬上過來查看情況,她焦急的臉上帶著憤怒和愧疚,正四下打量著周圍的情況。

    然而,八木雪齋只是瞪圓了雙眼,雙目無神,什么都說不出,嘴角淌著血,身體下汩汩流淌著血泊。他的意識,仿佛也被那一擊給一起帶走了。

    明明,剛剛lancer才說過,要自己保護他,結果自己就沒做到,沒想到,敵人盯上的不是愛麗絲菲爾,而是他……

    現在saber心里充滿了愧疚。

    (判斷:任務目標二的暗殺時機不合適。等待下一個機會。)

    這么想著,他一拽兜帽,身體漸漸透明化,消失在巷子里。

    絕對不會戀戰,發現可乘之機就突發偷襲,如果沒有機會,就繼續等著。只選擇成功率最高的時刻。

    這就是他作為暗殺者……作為抑制力代行者的宗旨。

    他不是最強的代行者,但毫無疑問,他是成功率最高的那個。

    為了達成目標,他會化為冷酷的機器,只追蹤著勝算來行動。

    “saber,你讓一下,我來試試看……”

    愛麗絲菲爾擠開saber,蹲在八木雪齋身邊,她擅長的是治愈魔術。

    或者說,她除了治愈魔術,也不會什么別的魔術了。

    愛因茲貝倫家擅長的是【煉金術】而不是【常規的魔術】。對于一般的魔術,他們掌握的水平并不算多高。

    這也是為什么前幾次圣杯戰爭展開的時候,愛因茲貝倫家族雖然財力雄厚,又對圣杯戰爭知之甚詳,卻總是率先被淘汰的原因之一。

    愛麗絲菲爾的情況也一樣,她的煉金術造詣很優秀,但是魔術修為就沒有那么厲害了。

    她努力吟唱著治愈魔術,向著八木雪齋的身體里輸送魔力……

    (哎?)

    愛麗絲菲爾臉色稍微一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怎么樣,愛麗絲菲爾?”

    “有什么東西在阻礙我的魔力發揮效果……”

    “!失禮了!”

    Saber一聽這個,腦海里閃電式的一轉,輕輕推開愛麗絲菲爾,抄起了自己的圣劍,把風王結界解散,黃金的劍刃抵在八木的背心,把傷口切開……

    果然,劍刃觸碰到了某種結實的東西。

    阿爾托莉雅伸手從擴大的傷口中,拔出一枚小小的彈丸。

    子彈已經被碾碎了,里面粉末似的東西已經開始侵蝕他周圍的血肉。

    被saber剖開的后背中,藍紫色的脈絡尤為明顯。

    是的,八木雪齋的血管顏色不是紅色,而是近似于詛咒的藍紫色。

    心臟還在跳動,隨著心臟的迸射,藍紫色的煙霧涌動起來,泛在他的皮肉上,把周圍的血肉也染成了藍紫色,隨即,藍紫色又迅速的消退……仿佛被解毒劑給中和了一樣。

    這種情況,簡直聞所未聞。

    愛麗絲菲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她可從沒見過這么奇怪的人類。

    “saber……在這里我判斷不好,先帶他回城里吧。”

    
新書推薦: 從細胞開始的進化之路 峽谷少女飛雷神 超神學院之次元聊天群 帶著核彈玩穿越 龍女傳奇之龍王來了 霍格沃茨的默然者 新手村中一千年 穿越眾的無限亂入 活在愛情公寓的科技大佬 崇禎皇帝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