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侍妾虐渣寶典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雷霆大怒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雷霆大怒

    夜放與柳江權兩人你來我往,打斗正酣,柳江權已經拔出腰間長劍,夜放只是徒手,卻仍舊好似游刃有余,并不吃力。

    可見夜放的功夫,同樣深不可測。難怪前世里,柳江權不是對手,需要命人暗中下毒,使出這種卑劣手段。

    只是到了后來,夜放身形漸緩,似乎是體力不支,步法也有些紊亂,聽得到喘息粗重。

    柳江權陰冷一笑:“頂不住了吧?你的內疾果然還沒有好。勸你住手吧,我別再不小心傷了你,讓慕青說我以下犯上。”

    虛晃一招,退出圈外,仍舊不死心地望了一眼花千樹,足尖一點,便越過眾人頭頂,囂張而去。

    夜放收勢站住,面色顯而易見的不好看,積蘊著一觸即發的怒火。

    侍衛們鴉雀無聲,花千樹一時間也不敢上前。她覺得,自己這一次怕是要死定了。

    夜放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跟前,一聲冷笑:“本王以為,我的女人跟別人私奔了呢。”

    花千樹討好地沖著他咧咧嘴:“王府里錦衣玉食,我怎么可能這么不知好歹呢?”

    “是嗎?”夜放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沉聲吩咐:“來人,將花姨娘捆起來,關押進本王的練功房,嚴加看守,誰也不得接近。”

    侍衛一愣,然后恭聲應是。

    花千樹沒想到,他竟然會發這樣大的脾氣,不敢辯解,唯恐弄巧成拙,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被帶回王府,關押進了練功房。

    練功房是夜放一直以來練功的所在,自成院落,看守極為森嚴,閑人不得靠近,而且四周沒有花木掩映,一覽無遺。

    練功房內,極為寬闊,里面設置了靶子,梅花樁,兵器架等等練功所需器件。

    拐出正房,走后門,設有更衣室,出恭之所,洗漱休憩之處,完全就是一個清凈獨立的院落。

    而且院子里竟然有一汪活水,池底鋪著五彩鵝卵石,大抵是連接著后院里的錦鯉湖,池水清澈,白日里流光溢彩,而且不會干涸。

    其他季節也就作罷,這個時候,池水曬上一日,正好觸手溫熱,格外愜意。

    花千樹最初時頗為懊惱,心里嘀咕著暗自罵了夜放幾句。又唯恐花千依核桃等人擔憂自己,還曾謀劃著,是否應當向著夜放服軟,饒恕自己。

    待了半日,心里豁然開朗。自己在霓裳館里偷偷摸摸地練功,施展不開手腳,多有束縛。這里,不正是理想的練功場所嗎?

    今日再見柳江權,再次激起了她勤學苦練的決心,而夜放如今對于自己習練鳳舞九天也是心知肚明,不用擔心被他覺察。

    計較一定,便施展開手腳,在練功房里閃躍騰挪,揮汗如雨,將鳳舞九天與內力完美融合。

    這鳳舞九天原本就是女子習練的功夫,與內力融合之后,就覺得丹田之中升起一股內力,最初斷斷續續,不過是猶如棉線。后來,逐漸變得源源不斷,就如麻繩粗細,在四肢百骸之中游走,所到之處,皆如溫泉水淌過一般熨帖,好像經脈之中都變得純凈起來。

    而且,這股暖流在五臟六腑之間游走的時候,又可以像真正的氣流一般分散開,包裹住臟腑,極是柔和。

    難怪當初夜放受傷,鳳楚狂說必須要至純至柔的內功心法治療。花千樹自己都能感覺得到,這種心法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與呵護。

    她心無旁騖,專心致志,也不知道究竟是過了多少天,無人打擾,功夫突飛猛進,迅速練至第五層,便遇到了第一個瓶頸,不能突破。

    今日花千樹冥思苦想,一直練到三更時分,仍舊不得要領。練功房里紅燭即將燃盡,她意猶未盡地停手,去院子里洗去一身的熱汗,頓時清爽起來。

    剛剛打算回去休息,聽到練功房里有動靜。

    院子里閑人免進,這個時辰,負責膳食的侍衛也不會進來。會是誰呢?

    花千樹輕手輕腳地拐進練功房。

    是夜放,

    正在練功房里練劍,閃躍騰挪,一團光影,猶如青煙白練,龍騰霧中,看不清身手。

    花千樹靜靜地站在門口,就像是在欣賞一副生動的畫作,眸中滿是驚艷。

    當初自己對于英雄救美的他幾乎是再見傾心,醉心于他的一招一式,今日仍舊是百看不厭。

    她突然想起那日里在墓地上,柳江權所說的那一句話:“你的內疾果然還沒有好。”

    她并不知道,柳江權所指的是什么頑疾。難道是七皇叔上次被刺客打傷之后,一直沒有痊愈?

    饒是相伴三載,如今的夜放對于她而言,也像是一團謎。

    她不知道他的過去,不知道鳳九歌的存在,不明白為什么還有人會是夜放不愿意提及的逆鱗,甚至于他的曾經,她一概不知,就是一個陌生人。

    而且他現在的脾氣,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花千樹也是一無所知,捉摸不透。

    他說一點,花千樹了解一點,而且完全不能確定話里的真假。

    夜放變了。

    完完全全就是另一個夜放。

    不再是當初輕狂、張揚、肆無忌憚疼寵自己的七皇叔。

    他有了自己的野心,藏了自己的秘密,整個人變得深沉、內斂,復雜,而她,成了他最為熟悉的陌生人。

    她一直靜靜地佇立在那里,思緒翩躚,一時間出了神。

    突然,夜放手里的長劍脫手而出,直奔她的面門之處。

    花千樹一直在愣怔,直到長劍的劍風已經撩起了她額前的劉海,方才猛然醒悟,一個后翻,堪堪躲過長劍的攻擊。

    長劍呼嘯而過,插到了對面的一根長柱之上,發出一陣“嗡嗡”劍吟。

    夜放微蹙了眉頭,不悅地沉聲:“這就是你這些時日里訓練的結果嗎?這就是你的警惕心?”

    花千樹知道,他已經是手下留情,否則自己肯定避不過那一劍。

    “我只是對你沒有戒心而已。”她嘴硬道。

    夜放一聲輕哼:“強詞奪理!來吧,讓本王看看你如今的實力。”

    花千樹也有些躍躍欲試,立即毫不客氣地上前,出手如電,使出第一式鳳舞九天。猛然向著夜放襲擊過去。

    夜放道了一聲“好”,不躲不避,迎難而上,見招拆招,二人戰做一處。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

    花千樹這些時日勤學苦練,功夫突飛猛進,可是現在一出手,便知道自己仍舊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夜放應對自己的攻擊,可以說是游刃有余,就好比貓逗耗子,并未使出幾分功夫。

    而自己,卻完全不能奈何他。掌風只能游走在他的衣衫邊緣。
新書推薦: 看過人世百態我也只想守護你 蹭出個神座 全世界都重生了 獵神 地元精氣化生系統 艾貝爾的黎明 秩序之箭 食與灶 都市修羅醫神 重生之帶著全家去修仙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