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第一嬌 > 正文卷 第九百零三章 箭網

正文卷 第九百零三章 箭網

    當初大皇子網羅他們,宋浙因著懂些墨水,再加上他與定國公府世子的私人關系好到爆,大皇子對宋浙,總是另看一眼。

    因著大皇子的抬舉,宋浙在混混界的地位,也就比別人要高點。

    之前,定國公府被滿門抄斬,宋浙大仇得報,是打算繼續讀書科考的。

    皇上將定國公府扮作女校,他的姐姐,也就有了她日后人生的機會。

    所以,他在京都的混混界,銷聲匿跡了。

    銷聲匿跡,不代表他真的消失了,只是別人找不到他、

    就在一刻鐘前,大皇子給京都混混傳來指令,要他們配合即將到來的大部隊圍攻皇宮。

    這消息,宋浙就及時的得到了。

    斟酌不過須臾,宋浙出現在混混當中。

    也就是現在這一刻,立在小樹林的小土包上,宋浙望著面前的兄弟們。

    “你們知道即將要來的,是什么人嗎?”

    無人答話。

    “據我分析,應該是西秦和南梁的人,大皇子殿下欲要奪位,皇權爭奪,本就血腥,作為普通百姓,我們不站隊則罷,可若是站了隊,我們就該竭盡全力的支持他,可是,我們不支持他勾結敵國。”

    緩了口氣,宋浙繼續道:“西秦大軍已經壓境,陛下今兒一早親自率文武百官送走平陽軍,這個時候,如果大皇子伙同西秦人來奪位,你們覺得,我們還能支持他嗎?如果我們支持了,我們成什么了!”

    底下開始議論紛紛。

    “我們收了銀子,那人錢財為人消災。”

    宋浙笑道:“這種銀子,你收了,不怕朝陽街的大爺大媽來收你嗎?”

    那人……

    “大皇子是朝廷緝拿的逆賊,暗中與他來往,已經是私通逆賊的大罪了,如果再與逆賊合謀,伙同敵國分子威脅我們大夏朝的穩定,會遺臭萬年的。”

    一掃衣袖,宋浙鏗鏘道:“這件事,我宋浙不做,但是,你們,隨意,我也無權阻止你們,只是,請三思,陛下英明,我不相信大皇子能成功!”

    說完,宋浙轉身要離開。

    眾人……

    “等等,你憑什么說大皇子派出來的人是西秦和南梁的人?”

    宋浙頓足,回頭,面上帶著淡笑。

    “第一,西秦使臣杜之若無端挑釁九皇子。第二,黑狐嶺尖子兵大賽,我們蘇世子被南梁隊員刺殺身亡。第三,一個時辰前,聽說西秦使臣與南梁使臣進宮。第四,你們在京都幫大皇子收集消息的過程中,曾有西秦使臣給過你們指引,這難道不夠嗎?”

    宋浙說的聲音很淡,但是足夠說明問題。

    議論聲驟然炸了。

    宋浙說的沒錯,大皇子極有可能與西秦和南梁勾結了。

    一掃眾人,宋浙抬手向下壓了壓,議論聲頓時低了下來。

    “我們是混混,是閑漢,是被人瞧不起又厭惡卻又惹不起的惡棍,可惡棍也有所為有所不為,通敵叛國這種事,我不做,因為我相信,我就算是做了,也會失敗。”

    雙手抱拳,朝著右上方一舉。

    “陛下英明,國泰民安,我相信他的能力!”

    頓了一下,宋浙又道:“聽聞前幾天,西秦尚書杜之若秘密逃離京都,欲要回西秦,被我朝一群山野好漢抓住,扭送回京!山匪尚且如此,我們就活該很差嗎?再怎么說,我們比山匪好點吧!”

    說罷,宋浙轉身離開。

    削瘦的背影,青衫布鞋,他只是一個讀書人。

    徒留背后一群真正的街頭混混開始了人生的第一次真正意義的思考。

    這錢,一輩子有賺不完的錢。

    可大皇子這筆錢……

    賺了,只怕以后就再也沒有機會賺了!

    宋浙說的不錯。

    皇上應該不是那么無能的皇上。

    算了!

    娘的!

    賭這一把!

    “兄弟們,散了,該干嘛干嘛去!”

    “走了走了,碎花樓今兒新來了頭牌!”

    “沒有蘇世子的碎花樓,特娘的少了很多樂趣啊!”

    ……

    沒錯,他們是街頭混混,可當蘇世子還是混賬蘇世子的時候,他們和蘇世子,也是狐朋狗友!

    所以……

    蘇世子被南梁的人刺殺,他們心里,也是難過的。

    畢竟是一起逛過青樓一起搶過妞兒的兄弟!

    雖然蘇世子后來成了個女人!

    五國聯盟的六百余精銳將士,直撲京都。

    他們抵達的時候,并未看到與他們匯合的傳說中的神助攻。

    但是,這并不影響他們前進的步伐。

    猶如憤怒的公牛,直撲皇宮。

    沿路攤販行人,被撞到踩踏,慘叫聲一片。

    什么情況,難道是有人趁著平陽軍不在,欲圖篡位奪權?

    什么人!

    有膽大的老百姓,在不遠處圍觀,想要看看到底要發生什么。

    大皇子一路車輦疾馳,最終馬車在宮門口數丈外的大樹下停定。

    大皇子挑開車簾,望向那邊已經開始對皇宮發動進攻的戰爭。

    沒有看到那些混混。

    大皇子蹙了蹙眉,朝車夫道:“你去看看,什么情況,怎么本王之前安排的人沒來?”

    車夫領命,轉身執行。

    大皇子半靠在馬車車窗處,如同欣賞一幅大作,欣賞著眼前激烈的戰斗。

    平陽軍雖然彪悍,可似乎是因為人手不足的緣故,防御能力并不是十分好。

    宮墻城門上,平陽軍擺出箭弩。

    連環箭弩刷刷射出,猶如一道道閃電,直劈那六百余人。

    然而,及至箭弩飛近,城門下的人縱身飛起,揮劍飛舞,原本射向他們的箭羽,刷刷落地。

    箭羽落地,早有同伴將那些平陽軍精良制作的箭羽撿起。

    他們同樣背了弓弩前來。

    只是,沒有背劍。

    不需要。

    早有諸葛亮草船借箭,此刻有他們城門口撿箭,足矣。

    許是平陽軍有些發慌,也許是禁軍從內攻擊,這六百人從外攻擊,平陽軍應接不暇,還有可能是這六百人實在功夫高強。

    平陽軍的防御,顯得很薄弱。

    很快,原本只是平陽軍單方面射擊的場面,就變成了,平陽軍與這六百余人雙向射擊。

    箭羽在空中飛射,縱橫交錯,織成一道箭羽的網。

    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那六百余人,負責射箭的,監守不動,余下的人,便踏著那箭羽大網,直撲城門。

    
新書推薦: 夜家嫡女超逆天 三爺你畫風又歪了 我真的不想當影后 我有一個聚寶盆 陸先生你的初戀重生了 強勢婚愛:老公輕點寵 我真沒想飛升啊 豪門大佬寵妻日常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 福運小娘子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