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仙武帝尊 > 第兩千六百零六章 可以找幫手

第兩千六百零六章 可以找幫手

    泰山神女苦笑,一聲嘆息,留下了本命器,也留下了造化神果,黯然退場,葉辰已手下留情了,她的確已敗了。

    泰山長老老臉昏黑,臉色陰沉到嚇人,怎會是這個結果,他家的神子敗了,她家的神女也敗了,都連一個受重傷的小石頭都戰不過,不僅輸了寶物,還丟了泰山顏面。

    只是,他又哪里知道葉辰的可怕,莫說你家的神子,縱你上去同階對戰,葉辰照虐不誤,大楚皇者不是擺著看的。

    “妖孽。”

    這兩字,看客們不知說了多少遍,又一次屠戮,也只這倆字,才能更好的形容葉辰,這個小石頭,太特么逆天了。

    “謝前輩饋贈。”

    葉辰收了本命器,也小心翼翼的收了造化神果。

    這兩戰,收獲頗豐。

    拿了寶貝,這廝扭頭就走,意思就是,老子賺夠了,不打了,實則是以退為進,必還有人上臺,可不會讓他把這些寶貝帶走,最主要的是,他身有重傷,必有人上來撿便宜。

    “這就要走?”

    果然,清靈的笑聲,驀的響起,而且還有回音。

    準確說,并非回音,而是有兩人同時開口。

    話還未落,便見兩道倩影,翩然而落,一為恒山神女,一為衡山神女,皆得了掌教授意,竟都上了臺,乍一看是商量好的,其實是巧合,都想得道經,舉動不分先后,可不就湊一塊了嗎?

    葉辰眼珠左右擺動,瞅了瞅恒山神女,又看了看衡山神女,表情奇怪,人都是神子打頭陣,神女殿后,這兩派倒有意思,竟是神女往前沖。

    不過,待瞧見兩派神子的尿性,他瞬間表示理解。

    恒山神子與衡山神子那倆貨,先前戰了一千多回合,都是蔫不拉幾的,暫時無力再戰,都擱那盤膝而坐,竭力恢復消耗呢?看樣子,都覺得自個還能搶救一下,而后上臺斗戰。

    此番,讓神女先上,無非是拖延時間罷了。

    “小哥哥,不介意我倆,一塊上吧!”

    恒山神女撩了一下秀發,妖嬈一笑,美眸撲閃閃的,滿載魅惑之力,頗有撩人的姿態,先前被嵩山神子罵了一句賤人,還被一頓爆錘,此刻倒是活蹦亂跳的。

    “若是上床,自不介意。”葉辰笑呵呵道。

    “嘿.....。”他這一話,聽的倆大派神子當場炸了,一個黑衣,一個白衣,乃恒山和衡山兩神女的情郎,情人被**了,哪還了得。

    說時遲那時快,倆神子撲騰一聲就上去了,這架打的,誰還在乎五岳斗法,不是五岳的門派,也能上去湊熱鬧了。

    好嘛!本是倆神女,這么一整,變成四個了,板板整整的兩對兒,給他堵在了戰臺,無論倆神子,還是倆神女,眸中都冒著火。

    “目測,他也是個逗逼。”不少人唏噓,頗欣賞葉辰那句話,一不留神兒,又惹出兩尊神子,明擺著要揍你啊!

    太多人瞥了一眼華山真人,眼神兒多帶寓意,你家的人這般出色,都你帶出來的吧!

    華山真人干咳,有些尷尬的說。

    昆侖掌教揉了眉,這一屆的華山斗法,咋就變了味兒了呢?說好的斗法論道,打著打著,成了一場場掛彩頭的賭戰。

    賭戰就賭戰了,還有意想不到的橋段兒,譬如群毆,哪還有斗法的樣子,先輩若還在,瞧見這畫面,必定欣慰。

    “要么認錯,要么留下道經,自個選。”

    “還敢敢**我媳婦。”

    戰臺上,倆神子咋咋呼呼的,皆是護媳婦的主,火氣不是一般的大,已拎出了吃飯的家伙,今日誰說都沒用,必須揍葉辰。

    “又釣兩條大魚。”葉辰暗道,左右瞅了瞅兩個新來的大派神子,說他**,他可不干,明明是對方先撩他的。

    而他那句話說的,還是很有講究的,為了坑寶貝,臉是可以不要的。

    事實證明,他這波操作,還是很成功的。

    “四個打一個,可以找幫手的。”太乙悠悠道。

    “華山也不是沒人。”太乙啃了一口靈果。

    去看華山那邊,就頗為有意思了。

    華山真人在悠閑的品酒;華山仙子在靜靜的飲茶;華山仙子最有情調,正握著一面小鏡子,搭理著凌亂的長發,鏡中葉辰那張臉,還是很耐看的,至于上臺助戰,自是不會去,丟不起那人,誰讓你嘴賤。

    再說華山神子,他就算了,臉色自始至終,都刻著猙獰色,讓他上去,不背后捅刀子就不錯了,還想著讓他幫忙?

    這副畫面,看的四方神色意味深長。

    好似,葉辰就不是他們華山的人,死活好像也跟他們沒啥關系,華山真人他們的一幅幅神態,都仿佛在昭告四方:打,朝死打。

    “倒霉孩子無疑。”太多老家伙深沉道,說的皆真理。

    “跑了,那貨跑了。”不知是哪個,大呼小叫一聲。

    所謂那貨,自是指葉辰,故作不敵,扭頭就跑。

    “哪走。”

    黑衣神子大罵,一步跨越,追至葉辰身后,手握金鞭,抬手便砸。

    葉辰速度更快,豁的轉身,在金鞭還未落下時,神殤神芒便已射出,打的那叫一個正正好,上一刻還牛逼哄哄的黑衣神子,倆眼一抹黑,身形一踉蹌,險些栽下虛天。

    葉大少頗懂事兒,一棍子給他送下去了。

    “你.....。”恒山神女氣急,一劍斬來。

    葉辰一步挪移,掌心陣紋刻畫,印在了恒山神女身背,封了其法力,也給人送下去了,并未下狠手,用的乃柔和之力,沒啥仇怨,還是要憐香惜玉的。

    “鎮壓。”

    電光火石間,白衣神子殺至,御動了一方寶印,重如山岳。

    而后,他也下去了,葉辰一棍子掄出去,打翻了寶印,震得他噴血,還未站穩腳跟,又結結實實挨了一棍。

    最后的衡山神女,也好不到哪去,挨了一道神殤,搖搖欲墜,栽下了虛天,方才起身,便見凌天一道神符,給其封的死死。

    那一瞬,會場靜的可怕。

    所有人嘴巴都半張著,神情錯愕,前后不過三五個瞬息,這就打完了?兩大神子、兩大神女,兩個被打懵,兩個被封禁,敗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

    莫說他們,連四派的掌教,都一臉的懵逼,是我家的神子神女太弱?四打一的陣容,竟敗的這般干脆,一點兒浪花都未泛起。

    最震驚的,還是臺上那兩個醒著的神女。

    葉辰速度太快,身法也鬼幻莫測,都不知哪跟哪,就被封了,且這封印術,極為霸道,以她們的戰力,竟是破不開。

    縱然,她們都不在巔峰狀態,可這敗的,也太快了吧!葉辰如此戰力,儼然已超出了圣王范疇。

    “他隱藏了實力。”碧霞仙子輕喃,終是看出了端倪。

    “這等橋段,該是傳說中的扮豬吃老虎。”蛟龍王語重心長道。

    “好你個小石頭,會的聽多啊!”牛魔王也笑了。

    “真不知他之巔峰戰力,有多強。”太乙唏噓道。

    不止是他,四方看客也都暗自揣測,若他無傷在身,無若他用的是自己的肉身,使出巔峰戰力,該有多可怕,應是同階無敵的。

    “這演技,杠杠的。”昆侖神子咧嘴嘖舌,此刻再傻的人,也不可能看不出端倪,葉辰自始至終都在示弱,自始至終,都在演戲,其目的昭然若揭:釣大魚,坑寶貝。

    “同階戰力,絕不在你之下。”昆侖掌教深吸一口氣。

    “莫高看徒兒,我戰不過他。”

    昆侖神子一聲干咳,高手間自有默契,他與葉辰間,便有這等默契,若壓制到圣王境,與葉辰一戰,也會敗的很慘,能在三五個瞬息斗敗兩尊神子和兩尊神女,他決然做不到,而且,是在重傷的前提下,用的還不是自個的肉身。

    萬眾矚目下,葉辰祭了柔和之力,將恒山與衡山神女送下了戰臺,至于那倆被打懵的神子,是被一手一個扔下去的。

    相同的是,他們的本命器,都被收了。

    至此,他已無需演戲,再演也無人信了,能來此的,都不是傻子,騙一次兩次行,第三次若還不懷疑,那就是腦子有問題了。

    縱如此,他還是順便問了一句,“可還有要戰的。”

    這話,無人回答,如此兇悍,誰特么還敢上去,送寶貝嗎?

    去看四岳的掌教,都不帶說話的,唯一未上場的恒山與衡山神子,也不帶動的,巔峰狀態下,都未必是葉辰對手,更遑論重傷狀態,傻不拉幾的上臺,那不是去干架,那是去找刺激的。

    見無人上臺,葉辰拍拍屁股,扭頭下臺了,懷揣著幾尊法器,還有兩種煉丹材料,收獲滿滿,主要是演技精湛,唬的世人一愣一愣的。

    四岳掌教臉色發黑,而華山真人的腰板兒,就挺得筆直了,五岳斗法華山出局俺們認了,不過,貌似我家的小石頭,打了幾場漂亮的翻身仗,順便,還拐了幾宗寶物。

    “嘖嘖嘖。”

    司命星君嘖舌,真應了人王的話,葉辰到哪哪熱鬧,好好的一個五岳斗法,四派神女神子近乎全敗,而無資格參與五岳斗法的他,卻成了最大的贏家。

    莫說五岳四派,連東道主昆侖派,都很尷尬的說。

    這一屆五岳斗法,太特么扯淡了。

    
新書推薦: 從人類消失開始 神妃至上:夫君,很誠實 狂熱樂園 諸天抽卡師 洪荒巨龍之無限進化 我家后院通神墓 異世修仙冊 無名劍者 我不想當主角有錯嗎 我能強化萬物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