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一劍獨尊 > 劍中仙 第八百二十四章:青衫男子!

劍中仙 第八百二十四章:青衫男子!

    滅道!

    不單單是一種境界,還是一種態度,一種對這宇宙以及眾生的態度。

    她是知道的,自那素裙女子之后,再也沒有人達到過滅道境,即使是另外兩名絕世劍修,也都沒有達到。

    當然,這并不是說那兩名劍修的境界比素裙女子低,而是說,這滅道境是素裙女子專屬境界。

    而這也不是說別人就無法達到滅道境,只要有素裙女子的實力,并且有她那種蔑視一切的霸道以及能力,也是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的。

    有人能夠有素裙女子那種實力嗎?

    有!

    還有兩名劍修有。

    但是,這兩名劍修的劍道與素裙女子的劍道卻也完全不同。

    特別是那青衫男子,他的劍道與素裙女子的劍道可以說是相反的。

    青衫男子的劍,太多太多牽絆,而正是這些牽絆成就了他的劍道。

    而另外一名劍修的劍道則是一條孤獨的劍道,斬去一切因,斬去一切果,心中唯劍,劍之極致。

    這名劍修的劍,最純粹!

    而素裙女子的劍,無情之中透著有情,只不過,她的情只對一個人。

    除了對這個人之外,她就不是無情,而是絕情。

    這世間不會再有第二素裙女子了!

    布裙女子沒有再說話,雖然曾經與素裙女子是敵人,但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強大到足以讓人絕望的人。

    布裙女子看向葉玄,神sè頗為復雜。

    如果眼前這家伙隕落,她難以想象那女人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不僅那個女人,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家伙平時嘻嘻哈哈,看起來人畜無害,但一旦真正動怒,那瘋狂程度,是絕對不會比素裙女子差的。

    想到這,布裙女子突然看向葉玄,輕聲道:“其實,你也是幸運的!”

    幸運的!

    葉玄有些不解,“前輩何意?”

    布裙女子輕聲道:“因為有很多人在乎你。”

    葉玄沉默。

    很多人!

    以前的話,他可能不信,但是現在,他是有些相信的。

    因為一路走來,遇到的貴人真的不少。

    其實,他自己都有些好奇自己的前世了。

    自己前世到底是個什么存在?

    就在這時,布裙女子突然道:“我們到了!”

    葉玄抬頭看去,在那星空深處,隱約可見一座小竹屋。

    竹屋?

    葉玄正要說話,布裙女子突然道:“走吧!”

    葉玄點頭。

    布裙女子帶著葉玄來到了那座竹屋前,在竹屋前,有一座小亭子,亭子內,擺放著一張石桌,兩張石凳,桌子上,是一盤未下完的棋。

    布裙女子走到那竹屋前,她輕輕推開竹屋,然后走了進去,在她身旁,是葉玄。

    葉玄掃了一眼四周,最后,他看向了面前的墻壁上,那里,懸浮掛著一張女子畫像。

    葉玄正要說話,布裙女子輕聲道:“磕個頭吧!”

    葉玄愣住。

    布裙女子又道:“磕吧!”

    葉玄猶豫了下,然后緩緩跪了下去。

    這時,布裙女子輕聲道:“她受得起你這一跪,而你,也該跪,明白嗎?”

    葉玄問,“前輩,她是?”

    布

    青城,葉家,祖祠。

    “先祖在上,葉玄無才,無德......此刻起,罷黜葉玄世子之位,由葉廊繼承。”

    說話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遠處,站著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掛著淡淡笑容。此人,正是葉廊。

    而兩邊,是葉府眾長老。

    “為什么!”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怯怯的聲音突然在這祠堂內響起。

    眾人聞聲看去,門口站著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兩只小手緊緊捏著裙角,臉sè帶著一絲病態的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眼中還帶著一絲怯sè。

    這小女孩名叫葉靈,正是葉玄的親妹妹,此次聽到家族要罷黜葉玄,她不顧身上的病趕了過來。

    黑袍老者眉頭皺了起來,“葉靈,你做什么!”

    名叫葉靈的小女孩對著祠堂內眾人微微一禮,怯聲道:“大長老,我哥葉玄是世子,你為何要無端廢了他?”

    大長冷冷看了一眼葉靈,“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葉靈顯然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大長老,但她卻沒有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了祠堂,她再次對著場中兩邊長老行了一禮,“諸位長老,我哥正在南山與李家爭奪那礦山開采權,他現在在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卻在此刻以莫須有的借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這實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長老突然怒道:“廢不廢他,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說什么。來人了,給我將她拖下去。”

    就在這時,新任世子葉廊突然笑道:“應該仗責三十,以儆效尤!”

    大長老冷冷道:“那就杖責三十!”

    很快,兩名葉府侍衛沖了進來。

    葉靈眼雙手緊握,有些憤憤道:“不公平,我哥為家族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就連此刻都在為家族拼命,家族這般對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葉廊,他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

    侍衛冷冷一笑,“葉廊少爺繼承世子,乃眾望所歸,你嚷個什么?”說著,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葉靈的臉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聲響起,葉靈右臉瞬間紅腫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哭,只是死死捂著自己的臉頰。

    葉廊打量了一眼那侍衛,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衛連忙一禮,“屬下章木,見過世子。”

    葉廊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成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親衛,以后你就做我的親衛吧。”

    聞言,章木大喜,連忙深深一禮,“屬下原為世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廊微微點頭,“拖下去吧,此人擾亂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葉廊,看到葉廊眼中的殺意時,他明白了。當下一把抓住了那葉靈的頭發往外拖去。

    就在這時,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來。

    而祖祠內,所有人紛紛轉頭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遠處,一名少年正朝著祖祠這邊而來,少年穿著一件緊身長袍,長袍已經破破爛爛,而且到處都是血。

    來人,正是從南山趕回來的葉玄!

    看到葉玄,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yīn冷笑容。而祖祠內,眾長老眉頭紛紛皺了起來。

    大長老雙眼微瞇,臉sèyīn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遠處,當葉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著的葉靈時,他臉sè瞬間猙獰了起來,“誰給你的狗膽動我妹的?”

    章木見到葉玄,臉sè頓時大變,他連忙看向葉廊,正要說話,就在這時,葉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躍到了他面前,后者還未反應過來,葉玄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砰!

    章木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葉并未罷手,他再次朝著章木沖了過去,就在這時,祖祠內的那葉廊突然怒道:“葉玄,他是我的人,你膽敢.....”

    葉玄突然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頓時噴出了一口精血。

    見到這一幕,葉廊臉sè無比難看了起來,而那葉玄則是抬頭看向他,獰聲道:“你的人?”

    說著,他猛地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臉上。

    章木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世子,救,救我......”

    葉玄沒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葉靈身旁,看到葉靈的模樣,葉玄頓時心如刀割,他雙手緊握,整個人在微微顫抖。

    當葉靈當看到葉玄時,她眼中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哥,疼,好疼......”

    聞言,葉玄神sè猙獰了起來,下一刻,他一下沖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腳揣在了章木的腦袋上。

    砰!

    青城,葉家,祖祠。

    “先祖在上,葉玄無才,無德......此刻起,罷黜葉玄世子之位,由葉廊繼承。”

    說話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遠處,站著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掛著淡淡笑容。此人,正是葉廊。

    而兩邊,是葉府眾長老。

    “為什么!”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怯怯的聲音突然在這祠堂內響起。

    眾人聞聲看去,門口站著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兩只小手緊緊捏著裙角,臉sè帶著一絲病態的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眼中還帶著一絲怯sè。

    這小女孩名叫葉靈,正是葉玄的親妹妹,此次聽到家族要罷黜葉玄,她不顧身上的病趕了過來。

    黑袍老者眉頭皺了起來,“葉靈,你做什么!”

    名叫葉靈的小女孩對著祠堂內眾人微微一禮,怯聲道:“大長老,我哥葉玄是世子,你為何要無端廢了他?”

    大長冷冷看了一眼葉靈,“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葉靈顯然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大長老,但她卻沒有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了祠堂,她再次對著場中兩邊長老行了一禮,“諸位長老,我哥正在南山與李家爭奪那礦山開采權,他現在在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卻在此刻以莫須有的借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這實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長老突然怒道:“廢不廢他,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說什么。來人了,給我將她拖下去。”

    就在這時,新任世子葉廊突然笑道:“應該仗責三十,以儆效尤!”

    大長老冷冷道:“那就杖責三十!”

    很快,兩名葉府侍衛沖了進來。

    葉靈眼雙手緊握,有些憤憤道:“不公平,我哥為家族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就連此刻都在為家族拼命,家族這般對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葉廊,他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

    侍衛冷冷一笑,“葉廊少爺繼承世子,乃眾望所歸,你嚷個什么?”說著,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葉靈的臉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聲響起,葉靈右臉瞬間紅腫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哭,只是死死捂著自己的臉頰。

    葉廊打量了一眼那侍衛,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衛連忙一禮,“屬下章木,見過世子。”

    葉廊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成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親衛,以后你就做我的親衛吧。”

    聞言,章木大喜,連忙深深一禮,“屬下原為世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廊微微點頭,“拖下去吧,此人擾亂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葉廊,看到葉廊眼中的殺意時,他明白了。當下一把抓住了那葉靈的頭發往外拖去。

    就在這時,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來。

    而祖祠內,所有人紛紛轉頭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遠處,一名少年正朝著祖祠這邊而來,少年穿著一件緊身長袍,長袍已經破破爛爛,而且到處都是血。

    來人,正是從南山趕回來的葉玄!

    看到葉玄,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yīn冷笑容。而祖祠內,眾長老眉頭紛紛皺了起來。

    大長老雙眼微瞇,臉sèyīn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遠處,當葉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著的葉靈時,他臉sè瞬間猙獰了起來,“誰給你的狗膽動我妹的?”

    章木見到葉玄,臉sè頓時大變,他連忙看向葉廊,正要說話,就在這時,葉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躍到了他面前,后者還未反應過來,葉玄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砰!

    章木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葉并未罷手,他再次朝著章木沖了過去,就在這時,祖祠內的那葉廊突然怒道:“葉玄,他是我的人,你膽敢.....”

    葉玄突然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頓時噴出了一口精血。

    見到這一幕,葉廊臉sè無比難看了起來,而那葉玄則是抬頭看向他,獰聲道:“你的人?”

    說著,他猛地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臉上。

    章木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世子,救,救我......”

    葉玄沒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葉靈身旁,看到葉靈的模樣,葉玄頓時心如刀割,他雙手緊握,整個人在微微顫抖。

    當葉靈當看到葉玄時,她眼中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哥,疼,好疼......”

    聞言,葉玄神sè猙獰了起來,下一刻,他一下沖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腳揣在了章木的腦袋上。

    砰!

    
新書推薦: 從人類消失開始 神妃至上:夫君,很誠實 狂熱樂園 諸天抽卡師 洪荒巨龍之無限進化 我家后院通神墓 異世修仙冊 無名劍者 我不想當主角有錯嗎 我能強化萬物
排列五开奖号码